人生是對疲累的學習

人要長多大才會明白
疲累
也是一種痛苦
就如同
無感
並不是一種快樂

蹲在所有人都能看見的牆角
面壁以展示某種
確實正在隱忍著
確實有委屈
的某種
什麼

是到達疲累的捷徑

心中的洞
只有自己才能挖得穿
不眠的夜晚
只是燃燒自己的肝臟
義正辭嚴
只為掩藏小小不欲示人的私慾

疲累如同希望
或者如大叔魯迅所說
與絕望相同

有人抱著它不放
有人被它磨成粉末
有人誤以為激情
有人餵之以浪漫
有人捨身
而成別人的疲累之源…

即使只能旁觀他人的學習
也感到
十分疲累

一轉眼
噴水池的彩虹
只維持了
兩分鐘
低頭
水中盡是
狐狸的微笑

廣告

安慰的詩~~衍象活動中的半集體創作

安慰的詩
給自己煮一碗湯飯
放在斗室的窗前
有芥菜和鹹蛋
芹菜蒜仔唔少得
辣椒加鼓油
紅黑來點睛
熱呼呼的白煙
懶懶地浮出窗外

隔鄰窗口的大叔
天天像隻席地而坐的大象
穿著破洞白背心
坐在窗前抽煙
非常沉默

原來
煙 會尋求煙 的安慰

2019.2.27

[洐象活動]https://www.facebook.com/%E8%A1%8D%E8%B1%A1-429934444416347/

字的疲怠

世界的字都在高速公路上奔馳
擠在同一條直線上
不能回頭 不能轉彎 不能稍息
北美洲那個暴君要推文
何以打到友人的臉上
達官貴人的洗髓經
何解須由記者背誦
還有無數美麗軀體
被嫌美得不夠清晰須加上大量文字補襯
的廣告

不說話的寂靜一樣震耳欲聾
無語的謊言如影隨形
高頻猶如驅鼠器
抬頭有巨大的圓月被紅雲包圍
無法對影成三人
只有清瘦的膠製竹子冉冉孤生
在已關門的玩具店閘門外
身為一個會寫字的人
實在倦怠 極想睡眠

看來大家[真的]誤會了「愛情」#1

 

道明來意

多年前我寫過一篇很多人喜歡的文章,叫《其實大家誤會了「愛情」》。當時的寫作策略,是想比較不開宗明義地、以比較日常的語言,去討論一些敏感的話題,是希望,大家談情說愛,別忘了這類依戀關係的重要性,其實也是一種社會建構。既然是社會恆常持續的建構,那麼社會的現狀就必然與這種個人關係有千絲萬縷互相依存的關係。假如我們認為我們社會的現狀是不平等、不公義的話,那麼,我們便需要認真反省自己這種對「浪漫愛情」(註1)作為「想像幸福的唯一指標」的文化霸權的依重和想像,以及這種「浪漫愛情作為幸福生活唯一指標」的唯一性拆除以後,我們可以想像什麼樣的社會生活和人際關係?也可以說,那篇文章的對話對象,是已經或開始認為現存的社會結構是不平等、不公義的朋友,邀請大家去思考社會與個人的關係之各種可能性。

雖然多人喜歡,但我卻是對之有擔憂的。為什麼呢?由於不開宗明義(也可以說是我懶),大家當然就自由閱讀了。不過近年我發現,好像有些連文中有明顯寫過出來的事,大家還是照自己喜歡順心的讀漏了或是讀多了什麼。

我一再反省:果然,只談自由,不談平等和關愛,那是會出事的。

修行自渡

各人自己修下的業,當由各人負責。我也不認為我有那麼大的影響力,無意說是因為我,所以大家做了或沒有做什麼。不過,我自己造下的業,當由我自己來嘗試承擔。

各當如其所是。

自己要清楚解釋自己的書寫,本是讓人非常憂鬱的事,簡直是承認溝通之恆常失敗,或者承認自己書寫白痴。不過,既有牽連到他人,只好負個責任了(不過,誰知道呢?可能越負越糟也說不定?)再者,樂觀點看,每個溝通的失敗,都可能係終於各自明白多一點點(不過,這些一點點可能被人家連錯線後,會令溝通更失敗也說不定。)

雖然我對人類的溝通效能不算是樂天者,但除此以外還可以怎樣呢?

在此,我並非想提出答案,而是想講清楚我到底想談什麼問題,或找出更多問題。

好吧,那就讓我不要臉一次

如果說,那篇文章,有什麼重點的話,那就是,「愛情」不是也不應該是最重要:

1) 處理什麼關係都好,首先搞清楚:「現代資本主義父權文化中的我」是一個什麼概念?「獨自」和「獨立」有何分別?「共同體」有可能嗎?

2) 既然現代「浪漫愛情」是社會建構,那它就與不公義的社會現狀有千絲萬縷的互相依存的關係,那麼,我們就可以問:我們可以按照每個個體的特質,去與人相知相交,透過非工具理性的溝通,達致共同認真經營的關係嗎?

3)「愛情」不是也不應是最重要:既然現代資本社會的結構無解,兩個被訓練成匱乏感極強的孤立個體走在一起,又怎能解開那個冷酷異境的封印呢?如按照那文章的推論,過度依重戀愛關係,很可能正是建立這個冷酷異境的其中一道強力的符咒。因此我在文末尾說:「一、兩個獨立自由人也不可能解開那個超大封印,要處理這個看似「愛情」的需要,只有由眾多獨立自由人,經由真正溝通而連結成的共同體,才有可能吧…我們必須認真考慮一個問題:假如我們將對無條件的付出和分享的期望,都只放在一個人身上,並只懂套用市面上的「愛情」烏托邦模式,那麼,這種「愛情」是否只是窒礙了人與人之間,各種各樣細緻和深厚情誼的可能?這種「愛情」又是否只是,令到人們失去對「愛人」以外的人付出的衝動,因而令到我們無力解開冷酷異境的封印?

或許,當我們不再信仰「愛情」,才有可能真正如實、如是地面對生活。

或許,我們可因而窺見,人類最純粹的感情生活,以及可以包容這種生活的社會的模様。」

那篇文章相關又未直接談及的問題

的確有許多,當時那是約稿,字數所限,無法把問題一一談開來,否則會變一本書的厚度也說不定。也有些事情,本來我以為是常識,但既然我誤會了「常識」,那麼也就一併攤開吧……

上面的第1點,要處理「我」/「我們」/「社會」這個概念,實在太複雜,人家整本整本的哲學史、精神分析史、社會學、人類學等等,都在對這個問題爭論不休,我怎敢亂講啊?

然後,「溝通」?當溝通有誤區時,到底是「別人不了解自己」?還是「別人不了解自己想別人見到那個自己」?還是,在以上兩者之間的混雜狀況?而「不夠了解自己」,又其實不是稀奇的事吧?那麼,當無一個人完全了解別人,又無一個人能完全見清自己的情況下,如何「溝通」?如何「達致共識」?無人知怎樣才是溝通,但要溝通得較好較坦白,需要一些條件,比如信任,比如勇氣,比如信心,比如溝通各方人員都能比較理解不同層面的「自己」並願意坦誠……

然後,愛情若不最重要,什麼重要?怎樣「一起生活」?什麼幅度的相處為之「一起生活」?如果不服主流認定的唯一幸福指標,那就開放了好多可能性,只是,這裡會有一大堆社會主流不認同的或認為「不道德/不應該」的事情,包括同志、獨身主義、同居不結婚、不婚產子/女、多元關係、開放關係、結婚男仔唔買樓、兩公婆協定女主外男主內、情侶永遠不買花和朱古力去慶祝情人節…….數之不清、「不合格」行為。那麼,大家準備面對社會,還是不面對?如果私了,無人知道,那祝你好運,不會有一天被人捉出來鞭打。如果面對,就即是「公了」,那就如同街坊反拆遷/打工仔反資本剝削/弱勢性別者反對任何形式的性暴力一樣,要想好論述和實踐的關係,並須實驗許多事,並須仔細紀錄下來。這又要怎辦好?

然後,性別/階級/族群平等的問題在任何人際關係中,都難以避免,就如之前的文章提及,戀愛與慾念中,往往都不能排除社會已賦予的身份,以及被以這種身份養育長大的人的性情。那麼,大家除了貪愛之外,準備好要面對這些私人關係中的社會關係了嗎?

然後,詞語本身無本質的意義,但容我以下先將三種概念透過三個詞語去指涉:「愛」是一種不以自己利益作最大考量的美好感覺;「慾望」是個體因過往經歷而產生的強烈匱乏感及其可被滿足的方式(而個體未必清晰明白);「關係」就是生活,而生活就是一堆協作和安排。故,愛和慾望本身是沒有對錯的,只是感覺和因果而已;但關係/生活,就會產生好多人與人之間相處、互相影響的倫理問題。

然後,如果主流認可的「浪漫愛情」是有問題的,那麼,非主流的行為/關係/身份是否可直接等同於「擁有前衛的道德高地」,所以各式人等為「社會進步」,就必須被強迫接受?當然不是吧?那麼如何辨識?如何自處?如果協商?「主流/邊緣」是簡單的二元對立不變的關係?還是隨著脈絡而改變?

然後,開放關係/多元關係是否即是濫交?換妻?小三?皇帝那種三宮六苑?觀音收兵?不講任何人與人間的倫理?當然不是,會有人這樣問只是因為大家慣了守規矩,沒有世俗慣常準則,不代表可以喪心病狂、任意妄為,而只是需要,在涉事者之間,定下屬於他們之間的倫理共識和生活方式。因此我關心的問題,不是可不可以做什麼,而是,這些共識或生活方式所代表著的權力關係。換言之,那個關係的倫理共識,是否在一個平等的狀況下開誠佈公地共識出來?

這裡想特別談一談「平等協商」的意思。我在這裡只是指大家是否已掌握相同資訊?是否在社會結構賦予的不平等身份下,已經做了補救措施?是否存在情感勒索(明明知對方一定原諒自己便任意胡來)?因此,我所談的平等的意思,不是指誰愛誰多一點或少一點。一來關係不同有點難比較;二來,事實上,某甲在自己人生需要某些東西時,對有相關特質的人會比較依戀,對另外一些人比較無感,這種感覺的事情,本就如潮水來來去去,是沒有人可以預料和控制得到的。正因為人人都是獨特的,因此感覺轉變也很難同步,故,戀人之間,感到有所流逝而傷心總是難免的。然而,像之前所講,愛和慾望沒有對錯,但生活和關係就是倫理問題:感覺變了,如何處理關係才是問題。

提出開放/多元關係的人,本來只是想順應人的感覺,不想去壓抑,以及打開人與人間不同的協商的可能。只是,一談協商,就要關顧別人的感受,那麼就不可能不對自己的慾望有所調整。那麼,調整是否等於壓抑?壓抑又是否意味著延遲一個更大的爆發?於是,又回到一個問題:愛情最重要?其他社群關係都重要?為了自己的愛情可以傷害其他人到什麼程度?如果必須傷害,那麼合理性在哪裡?……

然後……還有講不清的一大堆吧……唯有以後,有空就逐一點寫,分期付款,還我對世界的債。

說在前頭:以我的無知和無能

最近看了陳丹青講《局部》,很喜愛他戴頭盔的一句話:「以我的無知……」人家都喜歡講自己有什麼知什麼,他卻要突顯「以我的無知……」。有趣的人。好啦,我也學一學,不過,我要加料,我的版本是「以我的無知和無能……」

我不是個學者,書雖有讀過那麼半桶,但我總是忘了那些話從那兒來,故,引經據典,屢有忘記。因此,雖然寫性工作者的題材騙了個碩士學位,最後還是沒有朝這個方向發展。而且,我有點受不了這樣條分晰、資料分明的硬書寫。雖然這類文章,按需供給,我人生中寫過不少:論文啦、聲明啦、新聞稿啦,但這裡我不會採用這種方式,而會憑著我對世界認真的觀察和體驗,採取與朋友聊天般的方式,東拉西扯,慢慢延展各種主題,望大家見諒。

最後,可能有人會問:你說這些事,你自己辦得到嗎?

這就是「以我的無能……」

大部份人談到原則和理想時,都不是談「已做到與否……」?而是談「是否願意朝這方向走……」。而我一直談的,就是「是否願意朝這方向走……」,以及透過文字梳理對這類問題的思考,而我從未聲稱「我已100%實踐得到……」。如果,暫時不能做得到的事就不准講的話,這世上不會有飛機、到今天很多地方的女人不會有接受教育的權利,甚至現在異性戀單配偶式的自由戀愛也是「大逆不道」……

~~~~~~~~~~~~~~~~~~~~~~~~~~~~~~~~

1 幼讀壇經受教,故我雖喜歡寫字,卻相信語言文字真的沒有本質,只有上文下理,也無法百分百確切指涉其內容。文字語言,不過是方便法門。不過行文中,有些重要詞語的指涉範疇稍為勾勒幾條虛線,會讓大家容易理解:
這裡的「浪漫愛情」,是指流行文化中最為推崇,彷彿人生出來天經地義就最渴望得到的人際關係。分開幾個維度講:

a)(彷彿)個人生活維度:這種渴望在性別上只能有一種對象,就是異性;數量上只可以一對一;感覺形式上就是要經常渴望在一起,互相都覺得對方最重要,是靈魂的另一半,是極度互相依賴的對象,是應該要不計自己利益為對方好的,且是性行為的唯一合理條件。在生活安排上,要以結婚生育,組織核心家庭為人生目標和幸福指標。這還不算,這家庭中還有一套性別定形標準包含在內,例如男主外女主內;男性應該要是一家之主;女人有什麼本事最好藏起來;家裡出事第一個「自然」被問責的會是女人;養不起頭家失敗感最重的是男人…….等等數也數不數不清的性別潛規則。違反這些標準和規則,就會不同程度地遭到由嘲笑至譴責的社會生活壓力,簡單而言,就是受社會懲罰。

b)社會政策維度:透過這種浪漫愛情所組織的家庭,是社會唯一認可的核心家庭,社會政策和相關法律會以此為架構的基礎,例如稅制、福利(包括房屋、教育、醫療、社會援助等)。

c) 歷史和跨族群文化維度:這種對浪漫愛情的渴求及社會標準的建立,並不是人類天生的。歷史上這種對親密關係的想像可以獲得文化主導權(並不是說以前的人沒有這種慾望,只是說這種慾望獲得了社會唯一認可的合理性),也真的和資本主義興起有關。以夫妻共同生活作為幸福指標,也不是跨文化地成立(例如人類學研究一些族群都發現有女性婚後從母居的文化,這只是文化差異,並非別人「不正常」)。關於歷史維度,可以推薦大家看安東尼.紀登斯(anthony giddens)的《親密關係的轉變》(the transformation of intimacy)。紀登斯的其他主張或理論有點不敢恭維,但這本小書算是簡單易明的了。關於跨文化的維度,許多人類學的研究都有,大家上網查一下就可以找得到。

生日咒鳴曲第44號

肆意破壞之後
終於自由墜落
跌進另一個入口
在窒息的邊緣
掙扎 並非起舞
痛 不過是痛 不好不壞
無何有美 無何有醜/

冒出水面
只見沉雲擁月 光影稀薄
看不見的身體是否依然存在
穹蒼下
欵乃一聲無山水
只剩白髮繞青絲
游動如蛇/

時間乾涸了河道
車水馬龍 只剩一片
寂寞圓州
永夜拋人 歸期不再
在下一波毀滅來臨前
不增不減/

平靜 不過寬恕
寛恕 不過遺忘與放棄
每天都在剝落的千層樹
料得年年如今日
乍暖還寒時候
有白花盛開/

冬日宴 濁酒一壼歌一遍
一願清還債務
二願放手釋懷
三願來生緣不起
天涯相逢不相識
若仍陌上巧相遇
願只共賞
芳草碧連天 夕陽山外山/

註:
感謝照姨和以下大叔們借我字句:已叔、同叔、易叔、元叔、夐叔、坡叔。
不知怎的,可能於媽媽受難紀念日,窗前獨酌,兒時收到的這些遺贈品便會自然出現在腦海裡……
雖然,生日,也不過是任何一天。一天與一天,其實分別也不大……

金山憾記

好地地去行山, 心情難得付諸流水,走時卻遇上很想衝上前給他兩巴掌的香港人, 果然靈山秀水洗滌心靈之說, 都是幻想。
昨天12月25日, 本不是非基督教系統的節日, 不過12月30日是尼泊爾古隆族的新年,大概因此, 碰上一些尼泊爾古隆族的會社在金山搞盛會, 好多美麗、燦爛的尼泊爾傳統服裝在山裡,彷似去了另一個時空, 在古代山巒裡, 美不勝收。(由於不想太獵奇, 所以忍住了沒有拍照,但真的好美婀!故只偷偷拍了一張全景。)
走時,前頭有一個香港家庭。一個老一點的父親見到猴子走過來, 舉起行山杖連聲大叫go away!!! 旁邊有個相信是親戚的年輕家庭,有個小朋友有樣學羨, 舉起小行山杖又叫go away!!很明顯, 他的年青媽媽在勸教他: [牠若騷擾你你就叫牠go away, 但人家不搞你你就不要搞人知道嗎?]但男性長輩的身體力行似更有感染力, 小朋友還是不停舉杖: go away!!!
然後迎面碰上仍然陸續來參加盛會的尼泊爾朋友,另一個年輕的父親就說:[哇,成條路都是他們的人。]旁邊另一個女人道:[啊…還有那些…什麼…巴基斯坦人…]…年輕男子道:[放一個炸彈全部炸死他們!]
!!!!!!!!????????

再走了一會,年長的父親轉過頭來對家族裡其他人說:[哇,這個族群都很肥膩喎……]

我忍不住快步經過他們時大聲自言自語道:[哇,有啲香港人把口真係好衰!]

我自知無什麼用,只是不想讓那些人認為自己可以隨時隨地說出不知恥的話,而期望周邊沒有任何異議聲音,而已……

拾綠

 

十六年 光陰
是繾綣地上的長髮
是枯在桌上的檸檬葉
是古老木櫥的鏡子
是偶然微風窗外的聲音
是陽光照射下的枕頭
是各種被遺忘的玩具
是縱情起舞的灰塵
是刀光劍影的古戰場
是謊言與自私的遺骸
是一切的謎語和一切的迷宮
斷臂召魂而不歸
一切無法辯白的故事
早已無法歸來
大音聲希 不過自我安慰

暗夜高空幾片碎雲
披過淡藍月白
一陣狂狷的風吹過
撕碎無痕
有人從高處墮下
低處的人們無感
正幸天涼好個秋

兩隻候鳥停住枝頭 一响貪歡壓斷枝
大樹養育的孩子還以推土機 連根拔起
站著終於比樹高
縱多少深耕日子 怎敵他彼岸花艷紅

有人在後方夢醒
掃落葉以殤 育新枝以血

無法追上破壞的速度
重尋厚德載物之地

無曲之樂

初秋夜半
誰家長號
輪迴揣摩著兩個音符
由低而稍高 回低而稍高
生澀有時 出錯有時
順滑有時 猶疑有時
咀唇的形狀不對了…
喉頭的震動太慢了…
胸中的力量不夠了…
手臂的活動遲疑了…
有關一件樂器的自由
對很多人而言
滿途荊棘
兩個音符在兩排樓宇間空谷滑翔
劃出一道透明的小路
穿梭無名劏房群間
完結了一天之後的另一天
是不是有什麼分別
卷煙窗前  風吹簾動
無曲之樂
注定覓得不欲相見的  知音
重溫逆流而上的覺悟

橄欖樹的辯證教育

[準備心情再放映未存在三]
橄欖樹的辯證教育

某日在街上趕路,忽然哪間店舖傳出一種笛聲和結他聲的組合,歌未來得及唱我已匆匆路過,但歌聲早已在我腦海裡自動響起:「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麼流浪,流浪遠方…流浪……」

《橄欖樹》,是我幼年來港後,第一首有記憶的流行曲。那時我們寄住在姨媽家。時常就聽到她和我媽,無意間便零碎地哼著這流浪者之歌。那無意間的樣子,總著望著不知哪裡,好似好遠的地坊,在連串的動作中會有一絲輕微的停頓,忽然發現不見了或忘記了什麼似的。那房子呢,是門家來港後投靠姨媽住那間房子,牆上貼著的是秋天黃葉滿林的牆紙,廳中間放著墨綠色的沙發,深藍色的地毯,深啡色的傢具和門。小時發呆,常常望著那印著秋天樹林的牆紙,樹都密密生長,一望無盡處,總會幻想自己走進樹林中,也沒要做什麼事,就想逛來逛去……

於是,早在我見過橄欖或橄欖樹的樣子前。「橄欖」二字,其發音、字型,早已在我腦海裡黏附著某種神情與色調…

我母總說,當初在印尼港口坐上船,以為自己正渡海往理想國度,不知多興奮,但當黑夜降臨,四周一片黑墨墨只有船和水撞擊的聲音時,她便馬上害怕到哭起來。一望無際,可以是寬闊的草原、天空飛翔的小鳥,也可以是茫茫大海無處安身,也說不上來哪種多一些。

記得有些零碎的對話,是關於「流浪」。因為她們時常零碎地哼著,我卻不明白什麼叫「流浪」,只想過,應該和「水」有關。她們大概的回答是:「離開家鄉」。雖然,稍長一點後,我知道,「流浪」是指離開熟悉的地方,或居無定所,沒有特定目的地,因為街上那些長髮的、黑黑的叔叔大人都叫他們「流浪漢」。然而,家中的長輩,描述自己當年離開南洋去中國時,都很自然地說自己「回國」——不用再在「別人的地方受欺負」,「回到」那個以為會歡迎和善待自己,但其實從未踏足過的「祖國」。理論上,從未去過的地方不能稱作「回到」,有目的地的行程也不叫作「流浪」。可是,她們就是矛盾得如此自然,彷彿樓下公園那塊石頭,天然生成有不同顏色一般。

她們應該沒想過,她們無意中反覆哼起零碎的《橄欖樹》加上前後不成句子的感歎時,零碎地給我的教育,便是朦朧中有一種印象:看似相反的感覺,原來可以如此自然地共存在同一件事裡,而後面隱約有一種無法描述的、看不到東西,在推動著這種相反又不相反的感覺。那是「命運」嗎?又好像不是啊…「命運」好像有些神明的、天意的意思,但她們面對的,又彷彿是人為的……

當然,能用言語講到這些感覺大概要到十多歲的時候,但這種感覺的知識,大概在我搬離那楝大廈時,就已有了吧。那時,好像因為家中有人錯替別人當擔保人,結果被追債,總記得跟我母我姨,拎張膠櫈仔,在後樓梯把所有信件上的地址撕毀,一把火燒掉。搬離那楝大廈時,大概是小學三、四年級吧,我們一家三口搬了去一個小小的(竟然)望到海的西曬單位(就羡慕一下吧,那是地產沒那麼瘋狂的年代,那房子一打風就感覺要吹破玻璃,樓下又是雞鴨魚檔,所以租也挺便宜)。那時的社會,也似乎沒有那麼覺得小朋友就是白痴?亞視會在下午卡通時段播《鐵拳浪子》。總記得我和我母兩人,平時絕對對拳擊沒興趣,但卻總坐在西曬把窗框和自己的影子都拖得長長的地板上,看那個總是口出狂言的男孩子不要命地打架,看他小時候想逃離不當人是人的孤兒院,總以為遠處高山後,就有美麗的地方,但當他弄到一身傷痕爬過那座山後,那地方,根本什麼都不是,什麼都沒有。那時候,並無經驗過什麼人生苦難,亦不知何為虛妄的我,不知何解,只覺得個心好似跌了出胸口,像樓下雞鴨魚檔的內臟,拋在地上烏卒卒還被人隨意經過踩了不知幾腳…這感覺,是「傷心」嗎?嗯,大概是吧……後來中學還學了個詞語,用來形容那個踩內臟的動作簡直無與倫比,那就是「蹂躪」……(幸好我不是這個時代的小孩,否則一定被認為「思覺失調」罷……)

大概有了這些雜碎,當我在準備思考影片用什麼開頭時,畫面和音樂就已經自動出現在我腦海了……

8/9/2018 [未存在的故鄉]第三部@ [火花!數日子]展覽(油街實現)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18445688555115/

天台之水

下雨漏水,與地產糾纏要求修整期間,漏水思源,堵漏擋水,天台治水,成了一門有趣的小實驗。與地產職員糾纏兩周,她終於肯把師父電話直接給我。師父來到,竟稱讚我的廢物利用防水工程做得好,心中不免竊喜,自認還保有不錯的生存技能。
原是屋簷下牆身有斷裂,師父謂要等連續兩天不下雨才能修整鋪瀝青。於是此期間只能繼續依靠我那小小的工程,試驗一整週後,確認若無瘋狂連續之暴雨,應可保不失。
如此心安後,昨下雨,忽然留意到,這兒下雨的聲音與住樓下不同。住樓下,一下雨只能徹夜聽到雨水打在上下左右幾部冷氣機上洞洞洞洞的聲音,總覺著有什麼東西在挨打似的。古人心憂聽雨變成了點滴到天明,想也定沒這空洞又挨打的聲音讓人難受。可在這兒的雨,下在窗外平實的地板上,雖無穿林打葉聲,亦無夏雨綠荷濃,但清澈均勻,讓人心深體會[淅瀝]二字何來。
坐在窗前,竟不覺呆上半小時,看著遠山青蔥,由被雨霧纏繞至消失無影,至回復清晰可見,只在高處飄過幾條薄如細紗的雲。窗外地雖平實,然也有高低,雨後便現水鏡數十,澄明如練,一塊塊有限地映照天空和對面的人間……

要心感安全無漏水之憂,方能聽到看到,大約,還是我修為不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