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10月1日開鑼!

 

 

 

 

 

 

前言節錄://傘後和魚蛋後,社運氣氛低迷,再加上選舉、DQ、各種政治拘捕判刑,甚至好幾件疑似港人被中共在港跨境作惡事件……我們目睹許多人的無力感不斷膨脹。

其實,這一切狀況,在世界各地的社會運動歷史裡,屢見不鮮。然而,其他地方的社會運動,沒有就此沉寂不見起色,到底命脈在何處?值得大家了解、思考。再者,社會運動不少都是關於被邊緣化的人爭取平等的故事。「平等」不是關於「一樣」,而是關於「如何好好地處理和面對差異」。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面對統治階層時,都不過是邊緣而已。邊緣人的連合,才是自由之根本。最後,沒有對新社會的想像力,運動如何激情也好,最終只會換來新獨裁者。這種悲劇,在不同時空都不斷上演。那麼,為免悲劇重演,我們要怎樣想像我們要的生活和社會?故而,以史鑑今、邊緣發力、想像共同,就是今年的選片方略…//

快啲拎個schedule出來mark時間!
為回應觀眾多年話每條片只得兩場好容易撞時間, 我們今年特選少一些,每條片播多場!
時間表:
https://smff2017.wordpress.com/timetable/

廣告

白鴉

白鴉

李維怡

在無何有之城的某一天,一堆怪手衝進一片住滿黑鴉的山林。樹木被推倒,泥土被翻起,山丘被剷平,陰涼的雜草地變成曝曬的旱地。鴉群驚飛,親伴四散,命運各異。有幸尋獲親伴者另覓山林,重建家園,唯山林越來越少,新來者不免遭原居鳥群排斥,只能把巢築至山林內離水源和食物最遠的地方。鴉乃群體生物,未能尋獲社群者孤飛失向,不免憂思困煩,鳴叫不斷。有孤鴉驚惶飛到鄰近不同區域,誤以溝渠為河,飲其水而中毒身亡;有些誤以玻璃為空氣,企圖高速穿越時一頭撞斃,嚇得玻璃牆內的辦公小姐們花容失色,失聲尖叫。

當中一孤鴉,不知走的什麼運,飛過一楝建築物旁時,在外牆上油漆的裝修工人站在棚架上想著,老闆欠糧一個月,該什麼時候追討,一時分了心,打翻了油筒,整罐白色的油漆往牠身上淋,牠便由黑鴉,變成了白鴉。然而牠並不知曉,只知身上黏呼呼的不大透氣,重量也加了一點。除此以外,牠無驚無險地著陸於一座庭園。這庭園有一片青草地,一個小池塘,一間兩層的房子和幾棵老樹。老樹,還有三分像以前的居所,讓牠思起鄉來。

孤鴉太渴了,便到池邊飲水,可一低頭,呆了許久,才明白自己身體全變白了。長居山林的鴉哪知道什麼是油漆和顏料?孤鴉只道變白是哀傷之故,不知其他。想到世上證明自己存在的唯一物證都已消失,親朋縱使相逢亦不識,不免悲從中來,哀鳴百遍,便把屋裡的人引了出來。這城的人從未見過白色的鳥發出鴉般的聲音,嘖嘖稱奇,十數人圍觀議論起來。孤鴉不勝其煩,便飛往園子中最高的大樹上棲息。

次日,孤鴉企圖飛往別處,卻發現,四周都是比大樹還高的巨大石柱,人們在其間出出入入。樹,也只那麼幾棵瘦樹。且,飛來飛去,也不見同伴。面對那些巨大的石柱牠也有點心驚,故,數天後,又只好飛回庭園的大樹上,再作打算。

庭園的主人見這奇鳥去又復返,請來風水先生。風水先生投其所好,驚嘆為「大吉之兆,神鳥也」,並叮囑主人要供奉白鴉。主人於是在池邊放一供檯,常置水果、糕點等供品。孤鴉初時只是在樹上、草地上啄些小虫來吃,後來,也慢慢吃起供檯上的東西來。如是,孤鴉便留居於庭園中的大樹上。

吃與住都不是問題,但孤鴉仍十分懷念親伴。有一天,孤鴉想,自己相貌已改,唯一證明自己是以前那隻烏鴉的方法,就是腦袋裡的記憶。於是,孤鴉開始了一種無聲的獨腳戲,把以前群居時玩的遊戲,一鳥分飾幾角,演出來;有時懷緬以往的飛行表演和比賽,便自個在幾棵大樹間,以優美的弧線飛來撲去。

庭園主人與家人便每天傍晚坐在庭園裡看牠表演。孤鴉演累了,便到供檯上吃果品糕點。然而,過了一個月,未見大吉之事,主人又問風水先生,先生囑他要造一個神鳥像來供奉。
「造像?但真品已居於我家庭園,仍須造像?」主人問。
「造像代表恆有敬意。所謂大吉,也可以是逢兇化吉。看你兒印堂發青,最好小心家居。趕快造像為妙。」先生道。
主人愛子,為免意外,便趕快命一城中著名工匠做了白色的鴉像,與孤鴉同大小,把神鳥像嵌在以前養鸚鵡的T字架上,放在供桌旁,照樣每日供奉果品糕點。

神鳥像一放,害孤鴉空歡喜一場,以為是另一隻同樣憂思變白的烏鴉來同牠做伴了。孤鴉飛過去,不斷向同伴鳴叫,但同伴沒有表情也沒有聲音,更沒有動作。不管牠怎樣鳴叫,展現各種優美的飛行弧線,同伴都只是回以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呆呆地站在那架上。孤鴉疲累已極,便停佇在T字架上,在同伴的身邊,學它一樣呆站著。庭園主人看了,認定神鳥認同設置神像的想法,便加倍供奉果品糕點。

有時孤鴉站在像旁一動不動,庭園主人還真的分不出那隻是真身,不禁讚嘆工匠果然名不虛傳,手藝了得。

孤鴉望著這似笑非笑的同伴,想像可能是家園遭毀,散失離群,而憂思過度至此,所以才動也不動,於是便天天在同伴旁邊,訴說著故居的故事和情景,又天天在它面前進行飛行表演,希望能喚起同伴的記憶。然而,過了數月,情況還是沒有轉變,孤鴉的希望,漸漸地跌到深谷底,有一天,望著不鳴不動的同伴,孤鴉忽感絕望已極,一氣之下,便飛離了庭園。

孤鴉離去後一天,庭園主人的兒子忽然大病了一場,幸不致絕命,主人甚覺不妥,便又請來了風水先生。風水先生搖頭嘆道:「神鳥已去,大禍將臨。如今神鳥像日曬雨淋,實有不敬,不如造鳥屋,祈盼神鳥歸來。」主人便又命工匠為神鳥像做一個鳥屋,想了想,神鳥真身好像也喜歡站在這兒,於是又命工匠要做可容納兩隻鳥的鳥屋。工匠揣摩上意,便道:「主人莫不為這屋做一閘門?待神鳥飛歸,把閘門關上,神鳥便再不會離去。」主人聽了甚覺有理,便命工匠必須把鳥屋和閘門都造得美輪美奐,成本不拘,以表敬意。工匠也認真,揭盡典籍,尋遍史上神龕神廟神壇的不同造型,最後以大理石造成酷似自然洞穴的造型,內裡還栽種爬藤植物,閘門則以鐵鑄造,裹以金線和銀線,更捲成美麗的花紋。

「這是古希臘、巴羅克與現代藝術的混合體,是一種新式的設計。」工匠如是說。
主人不知這些,只覺成品甚美,價錢亦不菲,相信不失敬意。

孤鴉孤飛在外,繼續嘗試尋找伙伴。這次牠鼓起勇氣在那些巨型石柱之間飛過,在不同區域中找尋伙伴。由於沒有食物,只好學著其他鳥類和鼠類一樣,翻著人類的垃圾吃著,卻在垃圾筒中發現同伴的屍身。於是,只好去吃那路邊沒有丟進垃圾筒的剩食。孤鴉心中悲戚難忍,故時發悲鳴,人們沿著聲音方向,見有白鳥發出鴉聲皆感甚是奇怪。可是這城中打工的人都沒有庭園主人的閑情,每天上下班都忙得不得了,故也沒有心情留意這奇怪的生物。

孤鴉尋親伴不果,苦思良久,想起以前群居時,伙伴間有一種遊戲,就是在樹梢頭以枯枝和枯葉築起一個個沒有實用意義的東西,然後透過這些小建造物來玩捉迷藏或其他遊戲,又或收起好吃的東西。於是,牠開始到大小長幼不同的樹上顯眼之處,築起這些小建造物,然後每天定點巡查,希望有同伴見到而停下來。如是,在這城中路邊的樹上,築起了一道奇特的造形風景線。可是,過了好久,都沒有遇過一個活的同伴。

雨季來臨,下起連綿不斷的大雨來。孤鴉只覺身上好像少了什麼似的,輕了不少。牠想起庭園裡那隻毫無反應的同伴,遇上風吹雨打不知會怎樣,便飛回去探望它。不巧這時庭園主人的兒子又大病了,這天黃昏,雨終於稍停,庭園主人又請了風水先生來。風水先生一來到,便見一隻黑墨墨的烏鴉停佇老樹上,對著神鳥的鳥屋發出刮刮聲的怪叫,便大喊:「凶兆 !凶兆 !」主人驚慌,忙命人把那烏鴉射殺了。

從此,無何有之城中,只剩一隻白鴉像,證明著從未存在過的一隻鳥。而孤鴉所築於樹上之物,經風雨洗刷後亦已不復存在。於是,人們也漸漸忘了,曾見過一隻會發出烏鴉叫聲的白鳥。

其實,這世上的確有白鴉的存在,只是這城裡的人不知道,罷了。

註:此作品為作者參與油街實現與香港文學生活館合辦的「在油街寫作──隱匿的鯨魚歌唱」計劃之創作成果。
(刊於明報星期日文學,2017.09.03)

2017.6.3 自由戰士廣場上白色廁紙裝置上題詩三首

2017.6.3 自由戰士廣場上白色廁紙裝置上題詩三首

(一)
市場萬歲
竟是革命成果
站在商場中央
眾聲喧囂
似俯瞰風景之壓倒
如是 進行自由落體
運動
似另一角度
俯瞰
穹蒼

(二)
下雨前能完成嗎?
這浮懸的書寫
在這熱血亦是冰冷
關注亦問成效
溫情卻不著地
的 浮城一角
不知情的孩子
不知手中繩索早斷
浮在雲端嘲弄
所有

(三)
有什麼關係
我總被如此問著
為什麼沒有關係
我總是如此問著
冬日吃著夏日的菜
富人圈走平民的地
玻璃幕牆倒影中
真正天地合 山無陵
不如歸去
回首萬紫千紅
不是來時路

~~~~~~~~~~~~~~~~~~~~~~~
2017.6.3異議聲音之中, 感謝現場朋友參與廁紙花的製作。
也感謝may姐拍的照片。

(請廣傳)【第二屆組織者實習計劃】

(只收6人, 26/5/2017截止報名!!)
主辦: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http://wp.me/p5xEw3-I4

[搞咩?]
有人,才有社區。
社區裡團結,才有可能抵抗地產霸權的推土機不斷前進,反抗地霸把我們的家園變成一楝又一楝不能負擔的豪宅。
那麼,要如何與事件中受害的無權勢者同行,動員組織,團結起來抵抗社會不公義?
這是一個不容易處理的問題。
我們邀請你,成為我們的同行者!

[伙伴]: 來自利東街、順寧道、深水埗K20-23、衙前圍村、土瓜灣、觀塘等多個重建區的街坊與義工,與你一同走!

【報名】請以不超過500字回答以下問題,並請註明資料來源,電郵至odaaghk@gmail.com
₍ 報名問題 ₎ 組 織 基 層 與 改 變 社 會 的 關 係。
請備真實姓名、電話、電郵、地址、職業 (如屬學生請備學校及系級,一切資料均只作殷選之用)

[詳情]: http://wp.me/p5xEw3-I4
~~~~~~~~~~~~~~
第一屆同學感言合集:

一. 問號:【在焦躁與無力中返回地面】
全文:http://wp.me/p5xEw3-IU

二. Jackie:【追求住屋公義的理論與實踐】
全文:http://wp.me/p5xEw3-Je

三. 家樂:【有人,先會有社區】
全文:http://wp.me/p5xEw3-L6

四. 小恩:【組織者實習,正!】
全文:http://wp.me/p5xEw3-LT

五. Johnny:【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全文:http://wp.me/p5xEw3-M3

 

多年友人寫下, 猶是珍貴

李維怡:紀錄片式.書寫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364
//…李維怡通常不會叫自己做「作家」,而會叫自己做「文字耕作者」,可能很多人認為兩者沒有分別,只是語言「藝術」,可是李維怡自有一套對「創作」的看法。她知道「作家」在不同人眼中有不同的界定,但肯定的是許多人對「作家/藝術家」都賦予某種「無中生有」的光環,並認定創造物只是屬於「造物主」。李維怡卻不認為創作是無中生有,反而是尊重真實世界已存在的事物,「創作」猶如耕種,只是在大自然/真實世界的給予和限制下加工。「同時,在這樣的觀念裏,創作本來就是依存於其他人所交織成的世界,故所謂的作品誰屬,及可延展的現實性和公共性,就甚為值得討論。」我所認識的李維怡,就是對語言如此謹慎,因為她很清楚語言的創造性及其暴力…//

第八屆草根媒體實習行動(2017)

草媒行動2017 現正招生 報名從速!
[草根媒體]的願景和目標

好多人會話,大眾傳媒,是客觀中立, 只要是傳媒出的報導,大家都會基本上信任,更是很多人每日由吃到拉都必備的良伴,也是親朋戚友之間茶餘飯後的話題。然而,有關基層市民的新聞,除了「慘! 慘!慘!」和「衰!衰!衰!」之外,還有無其他可能性呢?在這貧富懸殊居世界首位的國際大都會中,有錢人的爭產、外遇都可以佔好多日頭版,而好多關乎廣大 基層市民權利的問題,為何就總會只在港聞版一個小小角落呢?

現時主流傳媒偏向日益娛樂化,也傾向慢慢被政治利益或收編或打壓,那麼,真正站在草根立場,以「為民喉舌」為使命的傳播渠道,可以靠你我的雙手,打造起來嗎?你願意,與我們一起,探索一條讓草根互相看見、互相連結的道路嗎?

〔草根媒體實習計劃〕的學習重點:

一)自我成長及能力建設:

新經歷.新思考:「草根群眾與我」

主動學習,不是被動接收

情感教育:情理兼備的同理心

觀察能力|理解能力|表達能力|分析能力|

共同成長:與不同年齡、背景的人合作,互相學習,互砥互礪

二)「媒體」:連結,而非分隔

基本媒體理論

主流媒體解讀(資本結構與意識分析)

不同媒體的可能性.不同的連結對象

草根立場的報導

草根掌握傳播能力和渠道的可能性

三)基層與社會

思考個人與社會的關係

思考身份構造的成因與效果:無權勢者的自我認同結構、無權勢者在社會上實際獲分配的資源

認識資本全球化與草根的關係

認識基本當代草根發展史

~~~~~~~~~~~~~~~~~~~~~~~~~~~~~~~~~~~~~~~~~

草根媒體伙伴:
草根.行動.媒體

自治八樓

影行者

草根團體伙伴: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在港印尼移民工協會(ATKI)
同根社
基層發展中心
古洞支援組
~~~~~~~~~~~~~~~~~~~~~~~~~
草媒行動2017年校曆表

一) 活動及上課日程
2月17-18日 面談
2月25 日 與伙伴草根團體相睇日

3月內所有星期六 * (4/3, 11/3, 18/3, 25/3): 草根媒體工作坊| 時間: 1400-1800

4至7月間,隔個星期六 * (8/4, 22/4, 6/5, 20/5, 3/6, 17/6, 8/7):雙周會| 時間: 1400-1800

5月1日,國際勞動節遊行 互助採訪隊即日報導實習

(同學匯報工作進度,互相學習 + 媒體工作坊)

7月16日結業禮 (同學展出作品)

二) 實習日程
3月
草根媒體課:連續四週,每週一節

4月
媒體實習:
~於 [ 草根.行動.媒體 ] 實習,每週六小時
~完成四篇文字報導,或,三篇文字報導+一個影像報導
~每週與媒體伙伴面談至少一次

5-7月
草根團體實習:
~於草根團體實習,每週六小時
~與團體商討一項媒體工作計劃,並在期限內將之完成
~每週媒體伙伴面談一次
~每月與媒體伙伴及團體伙伴三方面談一次

*考試休假
同學可自行與媒體伙伴商討適合的考試休假,為期兩週

三) 參加辦法
請填妥報名表格,並從以下五條討論題目中選一條,搜集互聯網上最流行的正反觀點,簡述之(須列明資料來源)。
然後,請告訴我們你的意見。
總字數不多於1200字。

討論題目:
1)「綜援是否養懶人?」
2)新移民是否禍港源頭?
3)政府是否應設立照顧者津貼?
4)政府應否設立無審查制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
5)外傭應否與其他外勞一樣享有居港權申請權?
報名表格:https://goo.gl/forms/rNZfPyfzSo8Cd6bf2

四) 報名詳情
收生人數: 12人
截止報名日期:11/2/2017
學費:$800 (綜援家庭或清貧者另議,如完成所有培訓及實習工作則回贈$400)

入圍者將於所有面談完成後(18/2/2017)再決定是否取錄。
請留意:就學員與草根團體之配對安排,我們將於參考學員意見後作決定,然而並不保證可切合學員之期望。

查詢電話:81012056
查詢電郵:grassmedia09@gmail.com

請密切留意網站更新消息,一切最新消息以網誌為準: https://grassmedia.wordpress.com

青文獎評語2016


李維怡

亞軍:子夜歌

要講的大概在評審紀錄中也提及了,為免重覆,這裡只想強調四件事。

首先是關於學習。很多人開始書寫時都會以某個人為學習對象,這是很自然的。重要的問題,是為何選擇這個人、這種語氣和這種文體?她的什麼東西呼應了你的內在?或者問得更直接些:如此書寫滿足了你那方面的慾望?你的生活經驗和觀察是否真的能以另一個人的方法承載?若你能逐一仔細解開這些問題的根底,並發現更多問題,也許就是你創作的獨特性出現的時候了。(也不是說這一篇沒有,而只是,有點不夠吧。)

然後是感覺、想像與現實。人的感覺、想像當然重要,但現實也很重要,最超然的幻想也來自在現實生活中的感受和觀察。在重要情節上,若出現現實描寫的問題,整個作品的感覺就會支撐不住了。

再來,警察寫得不好,是你未能進入嗎?無論他醜惡也好,善良也好,複雜也好,小說也須讓這位警察與他所處的社會之間,展示更強的關係。一個擁抱建制以為真實的人,有他思考和體驗世界的方式,就算不同意他甚或反對他,知己知彼也是重要的吧?困難,我很同意,我自己亦未必做得好,唯有說,加油吧。

第三,在評審會上,我指出這篇小說很能捕捉一種大家都不太願意去看到的狀態:佔領運動作為一種釋放日常壓抑的社會儀式的狀態。在這裡,我想稍為解釋多一點點:雖然寫出來的東西,未必是作者的主觀意識,但好的作品不一定在於作者的主觀意識,也可能存在於其對社會的觀察有足夠的細膩。作者,如其筆下的角色一樣,無論主觀意識如何,也只是社會的一部份,很難免於社會的教養和規訓。我們無法完全拒絕社會透過我們的手書寫,但我們可以寸土必爭地,改變其被展示的意義。

老實說,在這兩年寫佔領運動的參賽文章中,這篇最能感動我。這篇內裡的衝突,不是一般主流論述裡的黃藍絲衝突或世代衝突,而是邊緣主流的衝突,再加上了邊緣/主流內部的主流邊緣的衝突。

如果用社會儀式的角度去看,儀式的開啟,是讓人們的身體聚合在同一個空間,作出大致上一體的行動,及共同敬仰一個疑似有相同意義的視覺象徵物,透過這些讓人們感到相連相交,解開孤立,體會共同力量的可能性。然而,如果這一切停留在象徵層面而無法翻譯成日常生活中的社會、經濟和文化層面深層改變的話,那麼儀式完結,便會大解體。解體之後,大部份儀式參與者會帶著或安心、或幻夢破滅,以儀式發生前較安然或馴服的狀態,回到不滿足的現實狀態裡,並維持其運作。(以上分析通常只適用於參與儀式的大部份人,若詳論會是一本書,故就此打住了。

這種情況,大概就是作者或者是這種文體,幾乎要說出口的虛妄二字。

不過,絕望之虛妄猶如希望一般。

當你有能力看到邊緣裡的邊緣時,也許亦能看見虛妄之虛妄,亦即是虛妄中的可能性。希望與絕望之關聯,就猶如現實與想像之間微妙的關係一樣。儀式既有使事物更催保守狀態的可能,亦有解開孤立成就一種互相關顧的而非互相排擠、壓抑的共同的可能。

藝術創作,之於創作者,如是。

亞軍:青天白日
這篇文筆好,魔幻與現實都到位,說故事技巧流暢,讀起來一氣呵成。
我很喜歡溪城工業園這條線的舖墊。這個象徵用得到位。城市的需要向周邊侵略性地擴張,而這擴張既近且遠,造成一個謎樣的傳說,以及一種壓抑的氣氛,一般人無法了解也麻木地未能了解,只能猜想、欣羡。收結時,一個一生備受欺凌與侮辱且最後慘死的女鬼,緩慢地飄向空中,把廢氣捧在手心當作棉花糖嚐了一口,「真的是甜的」。看到這裡,想到篇題為「青天白日」,讓我倒抽了一口涼氣。
可惜的是,結尾好像有點太快,傻麻之死和拆遷問題都過場太快,未有前面的細緻,有匆匆收筆之感。同時,在這鬼故事中的人物雖都有象徵性,但若可以把主角以外的其他人,都寫得更鮮活一些,就好了。

季軍:螺絲起子
今年好像多了一些嘗試對現實作觀察描寫的小說。在一眾有點類似的小說當中,選出這一篇,感覺是徘徊在優異與季軍之間。最後,大家以完整性作為標竿,這篇便向上挪了一挪,成了季軍。

這篇的情節推進雖然有點老土,但勝在文筆好,有觀察,有反思,描寫的方式有個人特色,而每個人物都有較恰當的描寫,故事也完整。

內容方面,容我簡化地說,這是一個強烈自尊心加上社會偏見和思考無出路,而合成的故事。一個原子化個體的故事。作者似乎很想向反思自我定位的方向去推進,也似乎很清楚什麼事情是有問題的,但卻無法處理「反思之後何處去」的問題,故而結尾處,有明顯的不確定感。我想指出,有意設計留下思考空間的不確定感,與因為未確定而留下的不確定感,有時,是能分辨出來的。

嘗試與現實對話的書寫,也是一種社會想像力的自我訓練,加油吧。

優異:小鎮生活瞬景或長覽
在評審過程中遇到這種作品,老實講,很心動也很為難。(純個人口味的話,這篇本在三甲之列。)

心動者,真的很美,餘韻繞樑。這篇讀下去,比較像散文詩,但作者說是小說便是小說吧。

用一幅畫來說個故事。
畫中的小鎮,以及彷彿不是畫中人的三個人,在畫框內外穿插。三人彷彿在描述一幅畫,但又彷彿在發展著一幅想像中的畫。這個形式上脫框的寫法很有趣,讓整篇讀起來像一齣很美的動畫。

為難者,文字後面留有好像有某些意思的東西,因為超現實主義式的朦朧作風加上文筆好的關係,不太能確定是想不清楚所以沒講清楚,還是精心設計的空靈?還是只是我想多了?雖然好作品的其中一種能量就是引發別人的想像力,但若真是巧合如此,又會否對苦心經營的其他作者不太公平?其實,到了一個水平,比賽啊比較啊什麼的便無法合理化了,就只是各有好處而已。

篇章中樹立出了許多相對而又統一的關係:「瞬景或長覽」、「堅實與虛無」、「創作與現實」、「被摧毀與自我毀滅」、「框外與框內」、「父與子」……有許多可以連在一起的,可是不肯定有沒有連繫在一起的主題。是具有某種超現實主義所須具備的尖銳社會批判嗎?好像是,卻又好像不是。
最後,有一句作者的話說服了我,還是把這篇放在優異而非三甲的位置:「平衡至關重要堅實的事物與虛無之間的平衡」。

優異:在紅蟹湧的下半晝
這是我曾拿起又放下的一篇。
這一篇,通篇散發著一種人與人之間的冷漠,無論母子夫妻朋友陌生人之間的冷漠和無意義感,都寫得挺到位。每次對話發生時,大概都是人物想有些對話,但又不想涉入太多,更不想影響自己的利益。進而,就是社會上發生什麼事亦無人關注。收結時,作者也寫到了「兩個近乎恆定的原子是不可能對話的」。

雖有象徵性的設計,但作者往往更著重描寫。那個關於紅蟹湧的描寫,是頗讓人心動的。然而,亦正因為這樣,相對於之前那些現實的描寫,以及夫婦二人對某些人倫關係的討論,小說寫到某段忽然設計他們殺了船長,又寫到好像只是在海中心不小心丟了個垃圾一樣,這便文情不順了。一來他們二人一直都表達著對什麼都很冷漠,卻忽然生氣到一個點(錯手)殺了人,有點奇怪。而且,就算說二人對世界冷漠,對殺了個把人毫不介意,但以他們關注自己利益和不想被他人干擾的狀態,不可能沒有思考會不會被發現或被抓的問題(畢竟有人看到戴銀表的男人和他們一起出海啊)。再者,到小說收結時,作者指二人對此感到「沮喪」,並且女主角忽然很想要把他們「唯一的孩子」(生命?)接回家,又好像指涉他們對於犯了殺人禁忌,還是「有關顧有自身利益」以外的不舒服感。若然如此,在描寫殺人的一刻時,應該要再多一點吧?

如果說輕飄飄的戴銀表的男人只是一個象徵設計呢?我不反對,但這篇一直都頗成功地把象徵物設置於合情合理的日常生活中,為何會有一個與日常生活邏輯或集體規範相背如此大的象徵設計,而沒有較合情合理的日常生活情節,或者角色的反應,去配合這設計呢?這就讓人不解了。

媽媽痛楚紀念日

第42個媽媽痛楚紀念日,
人生真的走到一半以上了。
今年的功課:
學懂積極地無期望,更積極地律已以嚴。
期望令人無法如實觀察,
可是消極的無期望卻與死亡差不多。
由是希望與絕望同為虛妄。
世上的事往往矛盾,
愛自己或他人,
均需要某一種類型的冷靜或冷漠。
寫小說如是。
組織工作如是。

無技術畫

1482432860733 1482432954725 1482433026172 1482433278814 1482433349944 1482433424454 1482433539768 1482433655843 1482433978117 1482434091445 1482549855656 1482550414653 1482550773762 1482551460832

這種畫最大的好處, 是即使你沒有執著於工整紀律對稱, 所有的微小和空白加起來,就會成就全完的美,真正是完全不會擔心畫得不好。
奇怪地,讓最無技術的人可以創造的藝術,竟是最抽象的。

榮格說畫圓圈有助清神。我沒有研究,不曉得他完整的意思。只是每一個起伏後的平靜, 如蔓陀蘿的消散,送給不同的朋友。

誌舊屋

誌舊屋
今天我們要搬家了。

看著窗外的風景,想起無數友伴在外體驗熱血肢體相交…
通宵達旦的夜晚…
自己一人在此擔著另一些崗位,春夏秋冬,除夕聖誕…
在無人協助的情況下,工作不斷,憑信念相信正與大家一起…
幸好還是不幸好,現在這些崗位已不需要了…
看著這邊牆壁曾有二手書桌,剪出了<黃幡翻飛處>…
這裡那裡幾部電腦,曾有幾個義工一起,並時剪著<順寧道,走下去>…
望著酒店的那邊,剪好<碼頭與彼岸>…
中間那部大電腦,協力完成了<街。道——給[我們]的情書>…
望著對面樓的這邊,剪完<未存在的故鄉>的第二部,剪到開始現在腰痛…
那邊大廳,三個人拼命拍攝,最後金睛火眼看著大電視,完成<未存在的故鄉>的第三部…
在這裡,完成了<行路難>與<短衣夜行紀>…
還有數不清的人,在這裡完成的數不清的影片…還有部份由之而來的集體創作…
曾在這裡開會的街坊和義工,每一個每一個細細的空間和細碎的聲音、思索、言語…
曾在這裡吵過的架和努力的溝通…
在這裡,相處過而留下或離去的人…
在這裡,以我們的寮屋性格,形成無限搭建的空間,還有不同工作的生成和發展…
在這裡,因著不同人的參與,影行者形成了她自身的氣味…
在這裡,歷經各種感動,各種失望;有最振奮的鼓勵,也有最深刻的屈辱和失望…
在這裡,有大家共建的空間,故也是可以逃回的,家裡的房間…
在這裡,從29歲變成了41歲。
在這裡,耗盡了餘下青春的可能性。

今日,舊屋又變回初時相遇的模樣。

今日,這個因大家拼勁而維持的空間,終於因為無節制的租金要終止。今天搬走,彷似一個遲暮離婚的女子,必須踏出生命的另一步……

感謝舊屋,盛載了這一切。至於繼續一起的大家,我們,面對急速下滑的世界,就只有眼前路,和眼前人了。
p_20161113_230701

以勇武成大愛:庫爾德女兵短片合集推介

(第十四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好片推介)

自雨傘後,勇武與大愛彷彿變成誓不兩立的態度。 在遠方,有一班女人掄起槍杆自衛,並證明這條不等式是錯的。今年的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大家有機會看到這群女子保衛隊的風範。

好多人以為,民主信念只屬於有多餘錢的富裕社會,可是,我們卻發現,在最最最窮和最沒有可能的地方,這班女人卻天天在真正拼命爭取著香港人(至少是大部份香港人)想像不到的民主模式。

庫爾德族是中東其中一支很大的無國之族。二戰後分豬肉,列強把庫爾德人聚居地瓜分了給伊拉克、土耳其和敍利亞。現時,面對伊斯蘭國極端主義、土耳其政府、敘利亞政府、敘利亞反政府軍(天下誰說反政府的便是好人?)、伊拉克政府的幾面夾攻,再加上美、俄兩個大國或明或暗的軍事襲擊,一班又一班的女人仔,掄起槍杆子,不是奪統治別人的權,而是實踐自治自衛,連結弱勢的生活。

本土文化 要保護 但不盲護
看著影片中的年青女子,這頭數算如何從小被迫學阿拉伯語,不准說母語,說要捍衛自己的文化,這個論述香港人應該一點不陌生。可是,轉個頭,捍衛文化即是包括什麼呢?竟是生態女性主義和維護耕種文化。再轉個頭,就見她們頭腦清醒:文化是要捍衛,但文化中的惡質思維卻必定要清除才能強大起來。什麼是自己文化中的渣宰?一個個荷槍實彈的女子告訴你:家庭主婦化是最古老的奴隸形式!我們的文化不尊重女人!

清醒做人 打怪獸才不會變怪獸
影片中的女子,清醒到你唔信。一方面認清雖然自己的族群被壓迫,但自己的性別在族群內部也受壓迫;另一方面,雖然女兵們的女子保衛隊(YPJ)是因族群自衛而起,但卻不限於保護自己友,就算被攻擊的是其他弱勢族群,甚至是阿拉伯人,總之是無辜受戰火波及的平民百姓,她們也會幫助。早前重奪科班尼據點,其實她們功不可沒,但新聞上卻只有大國介入,關於她們的訊息一粒都無。

片中有女子謂,曾見識到伊斯蘭國那些自稱為神而戰,但其實一看就知「take左嘢」上戰場的士兵,她們雖會生出憐憫,卻也不曾猶疑要開槍自衛。大愛不等於不自衛,但攻擊卻必須基於具體的人身安全被威脅,才會進行。

自衛戰和侵略戰,本來就有根本性的差異。

當然,有很多父權社會的歷史告訴我們,一個弱勢民族一時受欺侮,若有一天強大,也會成為侵略者,故歷史上妄顧人命的戰爭此起彼落。問題不在於哪個民族,而是在於父權社會文化的性質就是鼓勵以競爭和輸贏決定資源分配(包括政治、經濟和文化資源)。那麼,想逃離這種父權式政權互相傾軋導致的生靈塗炭,這班庫爾德人又怎樣做呢?

不奪權立國 實行地方自治聯合體
現時地區內漫天戰火,亂到不得了。在庫爾德區的人,根本就沒有免於死亡和恐懼的自由。雖然,不同的庫爾德派別有不同的想法,有人安於在伊拉克境內庫爾德區維持偽自治政府,有人認為應該奪權立國,有人認為立國也不能保證自由民主和平等故應實行地方自治聯合體。庫爾德女子保衛隊所奉行的,就是後者。
她們所持的理念,就是一個國家太多人,根本無法深入地處理不同人在不同環境中的需要。地方政體,可以在民主選舉中選出,但同時必須要可以隨時被監察和有時常諮詢民意的意識。這些事情,均是在人數不太多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同時,在地方政府的每個層級的重要位置,都有雙首長制,規定一男一女,以強力糾正庫爾德族本身男女嚴重不平等的問題。同時,單純的小地方力量太薄弱,故在地方之上還有連合議會,去共同商討影響庫爾德人的大事。

這不是領導人帶領大家去奪權成立另一個很大機會再壓迫人民的大政府(誰說本族領導人就一定是好人啊!!?),而是建造一個平台讓所有人有機會重奪命運自主的權利。

「家庭主婦化就是奴隸制」
說這句話鼓勵同族女性的,是一位生理男性領導人,奧澤蘭(ocalan)。庫爾德女子保衛隊成員管叫他「大叔」(apo)。大叔早就被土耳其政府抓去坐牢,生死未卜,故,他現在的庫爾德自治區的「位份」,就如「十架上的耶穌」差不多:作為思想指導,卻沒有任何實權可言。當然,說出同樣語言的及已經犧牲的庫爾德女性不在少數,而為何總是「大佬」被記得和關注,還有豬頭咁大幅相掛在牆上,也是值得被質疑的問題。
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生理男性是否不能講性別平等呢?當然不是。而大叔向庫爾德人倡議的生態女性主義,還包括了「外國勢力」論述:美國左翼人士murray bookchin的理論和著作。這裡面包括了對資本主義全球化所導致的全球單一化、底層被剝削的批判,也包含了對人類社會如何達致自由平等的思維進路。可能因此,片中受訪者所談的想法,就包括了大自然、農耕、男女平等的想法。

總而言之,自由平等不可能一蹴即就,如何仔細化和在地化,是一些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

這是一個生死未卜,進行中的運動,她們不完美,但她們在拼命,如何做得更好,則是她們拼命為世界拋擲出的問題。

第十四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庫爾德女兵短片合集放映詳情:
19/10 1930  理工大學CD304室
28/11  1930  唐三
更多電影節資訊:
http://hksmff2016.wordpress.com

 

死亡筆記(一)

世上每天都有人過世,可是當這人是你見過一面的年青人,或間中見面點頭但未有多答話的劏房鄰居,或是你朋友的朋友,而當他們都是選擇停止。
總是覺得,有無法說出來的,不知什麼感覺。

只是覺得,太多了罷。

這是一個什麼時代,或許肩上的擔已過了千斤,或許手上不是空空但仍無法承載,又或許,就是因為手上並非空空,但其他地方空了……

鄰居的過世,其他街坊忽然都感到了他的存在,整條走廊都是充滿恐懼的祭品。而且,也許大家太覺得有腐味,為我門口和旁邊塗上了重重的消毒藥水,可是,這樣 反而令味道久未散去…也許,這位鄰居從來沒有這般有存在感。然後一周後,祭品被清走,又復不在了。然後一個月都未過,地產便又開門給人睇樓,最終租給一個 家庭,彷彿這人從未存在過。然後我這個怪鄰居,每一兩周便往鄰居大閘外點一柱、兩柱香。七月,便勤一點。說是悼念,或許不太準確,因為不認識,也不知因 果。可能,該說,我不接受,有人如此地被不存在。也可能,只是自嘲,什麼也做不到,在這麼近的距離…..

昨夜知道年青人過世的消息,看到他在臉書自貼的安息照。身穿畢業禮服,平躺新亞書院石匾上。
好大氣的安息照。
不禁想起新亞校歌,大概艱險已超過可奮進,困乏中,多情很重要,但也最易深傷。哀訊忽至,身邊少女本來正在聆聽遠方手空空無一物的民眾,在亂離中拼死抵抗、廣闊出胸襟的故事,故事打斷,她哭成淚人;一個不在身邊的少女,想起關於自由的故事,希望與人分享……
命運自主,是一途嗎?可能是,可能不是,我不知道。
只知道,世界真的,很殘酷。
對已逝者如是,對尚存者,亦如是。

困乏如何多情。
也許,困乏,需要更多情……
年青人,我們只有一面之緣,但願你釋勞,一切已然安好,若仍有知,望你,仍然多情……

立此存照

立此存照: 奪回自己主導自己的權力, 就是充權的奪權。搶奪主宰別人的權力, 就係政棍。互相幫助大家一起奪回自己主導自己的權力, 都成日會發生唔小心做政棍的事。這些事, 大概沒有什麼容易說清楚的吧。太容易說清楚, 恐怕也很容易淪為政棍所為。太不容易說清楚, 又難普及, 真係做人難啦呵……